关闭 雏菊财经

最新资讯
 “数字对象体系架构应用技术与标准促进组织(ATSD)”正式成立
 10亿入局网大 ,阿里意欲何为?
 海底捞系!餐饮江湖的风起潮涌
 支付宝重磅宣布,83亿收购美国金融巨头!
 万科30亿入股链家!以后的二手房存量市场要被传统巨头瓜分了?
 便利店成新风口,但想做好这门生意还得看看巨头7-11是怎么玩的
 网易云音乐估值80亿,会开启网易项目独立融资的高潮吗?
 美团点评推出榛果民宿,住宿短租市场迎来新玩家
 传乐视体育准备启动香港上市  已接触投行
 两个月基建投资超8000亿  经济新周期是否来临?
 


  雏菊财经

“鬼子来了”:中国影视产业正在被东野圭吾攻陷

       东野圭吾火到什么程度呢?好像没看过他的人,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文化人儿。

  前有五阿哥带队,《嫌疑人X的献身》中国版,上映三天,票房破亿。后有英皇、万达紧跟,买下了《解忧杂货铺》的版权,优酷见势也不掉队,近日,也宣布拿下《秘密》的改编权,并声称将同步打造超级网剧和同名电影。更有甚者,版权交易平台云莱坞于今年4月1日上线了“版权交易周·东野圭吾影视版权专场”,这并不是一个愚人节笑话,网站中包括10部东野圭吾的作品,每部作品的影视版权售价200万元起。

  2016年3月,第十届中国作家富豪榜子榜单“外国作家富豪榜”重磅发布,东野圭吾以2025万元的年度版税收入,荣登外国作家富豪榜第2位。

  东野圭吾必然是日本老百姓的心头爱。两年前,日本的一项调查显示,有四成的民众最喜欢的作家是东野圭吾,而村上春树则排名第三。

  影视力捧、版税大户、人气作家,东野圭吾仿佛收获了太多的美赞,但他这一路走来,并不容易。

  这一家人总是“傻”到一块去了

  他是废柴逆袭的范本。

  东野圭吾1958年2月4日出生于日本大阪,家里经营着一个生意萧条、卖钟表眼镜贵金属等饰物的小店。有两个姐姐,父亲曾经是个士官。在他的自传体随笔集《东野圭吾的最后致意》中,他曾这样形容过他的家人:这一家人总是“傻”到一块去了。

  怎么个“傻”法儿呢?

  “我的户籍所在地写的是‘东区玉造’,那是父亲的出生地,我自己没有在那里住过。父亲以‘这个地方说起来比较好听’为理由,就把我的户籍地安到了这里。”户籍都可以看心情,老爹可真任性。

  4岁那年,东野一个人外出迷了路。好在几个初中女生发现了哭泣的他,并把他送到了派出所。而他的父母当时却在看相扑比赛转播,没发现儿子丢了。等父亲赶来接他的时候,已经晚上八点多了。

  还有一件傻事。1970年,恰逢世博会在大阪召开,有个男人登上太阳塔,静坐一周,东野圭吾一家开始就“那个人如何大便”这个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父亲说:“就用纸包起来丢掉吧。”大姐立马接口:“然后有人就捡起来打开了。”

  东野打小学习成绩就不好,常常抱着“60分万岁,多一份浪费”的理念过活。小学天天晃荡,中学环境恶劣,毕业时东野还曾发出感慨:“我上初中的时候,没让人打残了就挺好”。

  虽然东野学习上糟点很多,但水瓶座的他天马行空,是个标准的好奇boy,兴趣爱好颇多,打麻将,画漫画、摇滚乐,李小龙,对奥运会的滑雪项目更是情有独钟。当然,这些爱好对他日后的创作有很大的帮助。

  这样的小说实在有趣,自己好像也能写写

  “为什么世上会有书这种东西”?东野圭吾儿时对书有一种很深的厌恶感。直到看了小峰元的《阿基米德借刀杀人》,初识推理小说真味之后,形成了以推理作家为人生目标的想法。

  姐姐书架上的《高中杀人事件》以及该书作者松本清张,也深深的影响了东野圭吾日后的创作。

  谈到东野圭吾真正的创作开始,只能用奇葩二字形容。

  1982年,理工男对电装公司的工作厌倦了。就像他在《嫌疑人X的献身》中说的那样:“他们就像时钟里无用的齿轮,每天重复着无意义的生活”,这时候,东野看到了乱步奖评选及投稿事项,他开始动笔了。

  “写小说不花钱,而且可以边工作边创作。如果能得奖的话,说不定会有大笔稿费进账。另外,成为小说家就可以回大阪了,说不定还能买得起房子。”东野这时候的内心OS应该和王大锤如出一辙:出任CEO、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

  于是,东野就买回来550张KOKUYO(日本某品牌)稿纸,这是乱步奖规定的字数上限。借着热度,第二天就开工了。“当时没有成熟的想法基本是想到哪儿写到哪儿,往往是故事刚开始,就死人了,但是我还没有确定谁是凶手,诡计设计就更别提了。”自己立的flag,跪着也要写完。

  东野的目标已经不是得奖,而是在规定期限内把字数凑够,把稿子投出去。最后,他好不容易搞出一个凶手,也达到了页数要求,却发现好几处矛盾。因为是直接写在稿纸上的,没有打草稿,也无法再改。

  1983年东野终于以《人偶之家》应征第29届乱步奖,可惜只进入了第二轮预选。顺便说一句,这个名字还是在书稿装进信封的前一秒确定的,这本小说也从未发表过。

  创作远比东野圭吾想象的难多了,但人冒“傻”气有个好处——执拗。于是,东野圭吾便开始和乱步奖杠上了,24岁开始投稿一直投到27岁。1985年,终于凭借校园青春推理小说《放学后》获得了第31届江户川乱步奖后,东野圭吾正式出道。

  在日本推理文学界有一个不成文的规定:职业小说家只能专职写作,不能兼职。不知是迫于规定还是放飞自我,1986年3月东野圭吾从大阪辞职,到东京开始做一名职业作家。

  东野在东京的日子和北漂差不多,租住在一个不足10平米,偶尔有蜈蚣等小动物光顾的房子里,上厕所要跑去屋外。当时,东野圭吾的作品在读者群和评论圈都不受待见。在心灰意冷之时,他还想通过改名转运。

  “那时的我,只是非常单纯觉得自己必须持续写下去,必须持续出书而已。只要能够持续地出书,就算是作品乏人问津,至少还有些版税收入可以过活;只要能够持续地发表作品,至少就不会被出版界忘记。出道后的三五年里,几乎就是抱着这样的态度在撰写作品。”

  如果用昙花一现形容那时候的东野圭吾,并不夸张。出道后,他的作品一直备受冷落,几乎沉寂了10年之久,直到1996年《名侦探的守则》出版畅销,东野圭吾才真正受到关注。

  1999年,《秘密》获得第52届日本最佳推理作者协会奖,各个出版商开始找他,才渐渐有些畅销的苗头。2006年,《嫌疑人X的献身》荣誉加身。这时候,他才算真的火起来了。大家开始检索他的资料,开始去翻看他以往的小说,这一年,东野圭吾48岁。

  社会派?自成一派?

  推理小说巨大的魅力在于精巧的设计“诡计”,抽丝剥茧地揭开谜底,令人看了谜底有巨大的冲击和意外的惊喜。

  东野圭吾小说有哪些特点呢?

  一是创新实验性和时代前瞻性,这是东野作品的最大特点。东野圭吾注重观察和体悟生活环境,并将自己的创作理念经由作品体现出来。在他笔下似乎没有什么题材不能入推理,似乎没有题材不能成为故事的要素。或许一开始只是为了贯彻作家生活而进行的挣扎,东野圭吾确实具备了“作风多变多样”这一难以被轻易取代的独特性格。

  关于自己的创新意识,东野是这样阐述的:“每次更换领域的最大理由是我自己生厌,如果反覆一直写类似的东西,自己也对许多事物都有兴趣,所以有时想写自己感兴趣的主题,我就是这样一路写下来的,所以每次都变成不同的作品。不过擅长的领域写来轻松……我反而挑自己最不想写、最不拿手的主题来尝试,而不会往后顺延,至少我的内心对这点一直是特别留意的……其实我很棘手的领域非常多,经常都遭遇瓶颈呢。”

  二是小说语言的理科叙事性。东野圭吾的文字朴实,你很难摘抄到一句唯美的文字,但他娓娓道来的情节又充满着理性的秩序感,让人欲罢不能,不得不说,这很符合东野圭吾一个理工男的气质。

  三是推理模式上独特的解谜结构。阿加莎·克里斯蒂确立了推理小说在讲述解谜故事时采取的惯例:一个纯几何式的二重叙事结构,通过缺席和在场这对互补体发生,故事的谜底总在结尾或接近结尾时展开。然而,东野圭吾的作品常在最开端便揭示罪犯的存在。拿《嫌疑人X的献身》来说,直接先告诉你结果,人是谁杀的?局是谁设的?在这种情况下,读者非但不会弃书,反倒更被牵着鼻子走,因为要看这人为啥要设这个局,局是怎么设的?

  我们在东野不同时期的作品中,能看到其风格的慢慢变化,那就是更加关注社会现实、寓谜团于深刻揭露和批判之中。

  在刚出道的五年里,东野的作品皆为清一色的校园推理,模仿痕迹较重,作品的娱乐性远胜于深刻性。后期逐渐突破传统推理的框架,在悬疑、科幻、社会等多个领域都有所涉猎,叙述简练凶狠,情节跌宕诡异,擅长从极不合理之处写出极合理的故事,并在捕捉杀人动机处拷问人性。

  因此,如同“处女作是作家的一切”这一俗语所述,高中第一次写推理小说便企图切入当时社会问题的东野圭吾,由《我以前死去的家》中牵涉儿童虐待的副主题为开端,对于社会的问题批判和人性的深度剖析,似乎逐渐成为他作家生涯的重要课题,作品风格也被冠上了“新社会推理派”、“人性侦探”等名号。

  东野圭吾的“畅销”不是偶然的

  高产!这是东野圭吾最鲜明的标签。他拥有85部作品,保持着平均每年创作两到三部作品的节奏。

  1999年以后,东野圭吾就有了“出版界的印钞机”之称,是畅销和利润的最大保障。

  正如现在微信到10W+爆文一样,东野圭吾的“畅销”不是偶然的,而是在大量实践的基础上,他找到了一条高效的畅销书加工线——大众读物的外壳、阴暗面的暴露、时尚元素的融合、丰满立体的人物(尤其是坏女人)、适度的篇幅、平易的语言、刺激的开篇。

  畅销图书市场能否走红,作家本身的实力是一方面,出版公司的策划水平、营销能力以及历史的进程都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而当作品有质量保证的高产作家统治了市场,其他作家想再挑战其江湖地位便很困难了。拿郭敬明举例,青春文学必然是他卖的最好,其他人虽有成就,但也不会对郭的市场统治地位构成威胁。

  即使成为畅销作家,东野圭吾也时常面临这样的诟病——作品时好时坏、内容重复率过高、商业化严重、根本不是推理小说。变通还是取悦,这是一个问题。

  影视圈刮起东野圭吾风

  既然是畅销小说,那么,影视改编也就正常了。

  2006年,根据东野圭吾同名小说改编的日剧《白夜行》,不但创下了平均12.28%的高收视率,还拿了四大奖项,原著小说也累计卖出120万册(截至2007年4月)。

  文学与影视之间互相促进的关系,在此表露无遗。这一年,对于东野来说,绝对是具有纪念意义的一年。在该日剧热播同时,创作于2005年的“侦探伽利略系列”的首部长篇《嫌疑犯X的献身》,拿奖无数。

  东野本就是个电影迷,也一直想成为电影导演的。据说,他学生时代自己曾拍摄过电影,加上自身拥有推理作家中不多见的英俊外表和许多影视明星的热捧,使得他的一些旧作随着粉丝的吹捧而水涨船高,新作开始不断进入各大大众文学奖项的决选名单,一度乏人问津的低销量作品也卖出了比较高的版权交易费。

  看样子,一大波改编自东野圭吾的影视作品即将霸占大小银幕。

  据不完全统计,目前东野圭吾每年仅从日本本土拿到的版税就有两亿日元。而他还有近三十部作品被影视化,这笔收入也是非常可观的。仅在中国,东野圭吾的单册作品版税预付金就由2008年之前的1万元飙升至2010年的百万元。

  内地忽然刮起东野圭吾风,其实也不难理解。IP被炒了这么久,国内的IP基本被瓜分殆尽,下一步自然是要放眼看世界。

  如今“限韩令”升级,与我们文化相通的日本自然成了首选,更重要的是,日本IP的影视改编价格,不管是小说还是漫改,都非常便宜。而东野圭吾的商业价值更是已经被反复验证,不止是悬疑推理,他对人性的挖掘似乎永远不会完结。

(来源:微信公众号:商业人物 魏擎)


报道时间:2017/4/7阅读次数:3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