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于我们高管及合伙人专家委员会交易对手与投资业绩战略合作伙伴资产管理投资基金投资银行资金投向产融结合中国资管评论公司治理雏菊资讯企业的社会责任投资者关系

科技赋能金融 推动价值转型

(雏菊资讯  10月16日 )  

 


近日,中国人民银行印发《金融科技(FinTech)发展规划(2019-2021年)》(以下简称《规划》),对未来3年的金融科技工作做出了顶层设计。《规划》要求,到2021年,建立健全我国金融科技发展的“四梁八柱”,进一步增强金融业科技应用能力,实现金融与科技深度融合、协调发展,明显增强人民群众对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金融产品和服务的满意度,使我国金融科技发展居于国际领先水平。

目前我国金融科技的发展已经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虽然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依然存在,连续几年的超速发展为金融监管、市场稳定、标准体系等方面带来新的挑战,但同时科技在金融行业的价值也不断彰显,推动金融行业的价值转型。

 


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

《规划》确定了6方面重点任务,包括加强金融科技战略部署,强化金融科技合理应用,赋能金融服务提质增效,增强金融风险技防能力,加大金融审慎监管力度,夯实金融科技基础支撑等,从技术、法律、标准等多方面助力金融科技健康有序发展。

金融科技是技术驱动的金融创新,旨在运用现代科技成果改造或创新金融产品、经营模式、业务流程等,推动金融发展提质增效。在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背景下,金融科技蓬勃发展,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物联网等信息技术与金融业务深度融合,为金融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创新活力。

安永发布的《2019全球金融科技采纳率指数》显示,全球金融科技服务采纳率逐年上涨,2019年全球金融科技采纳率已达64%。中国和印度是金融科技采纳率最高的国家,均为87%;转账与支付是消费者最常使用的金融科技服务,尤其是中国消费者针对此项的采纳率高达95%

近年来,监管层积极鼓励金融科技行业发展和应用试点,积极推进银行、证券、保险等传统金融机构在产品和服务方面的科技创新。此次政策出台前,在713日召开的第四届全球金融科技(北京)峰会上,人民银行科技司司长李伟就曾表示,促进金融与科技的深度融合、协调发展,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顶层设计至关重要,并透露人民银行正在制定金融科技的发展规划并将于近期出台。而短短一个月后,政策就全面落地。

对此,华创证券点评指出,此次金融科技发展规划出台及后续实施将对资本市场、银行业、支付行业等金融科技创新带来积极影响。对于资本市场,金融科技有望继续推进产品创新、渠道创新、监管科技创新,进一步促进资本市场降本增效;而在银行业,金融科技能更好地服务普惠金融,促进数字货币探索与应用;对于第三方支付,则是能促进生物识别支付稳健创新,并降低可能风险,有效助力支付账户、支付行为监管。

除了国家层面,各级地方政府也积极加大对金融科技的扶持力度,北京、广州、深圳、杭州等地已陆续出台各类金融科技相关政策,分别从搭建平台、引入资本、人才培养等多方面支持金融科技企业发展。

 

金融与科技的结合是必然趋势

在科技驱动的加持下,很多新的金融场景和流量入口已经投入应用,但是金融科技的模式还是相对单一,主要局限在移动支付、消费金融、互联网理财等领域。在我国,即使是发展最成熟的移动支付业务,也仅占支付清算行业整体规模的10%,而互联网理财只有约10万亿元规模,占比不到10%。在资产管理行业,从全球的发展趋势来看,科技在资管领域的应用已经成为主流,从2017年开始,华尔街的各大投资机构就开始逐步进入数字资管阶段,未来资管科技有望成为金融科技的又一重要突破点。

对于传统金融行业来说,主动寻求金融与科技的结合是必然的趋势,除了与BATJ等互联网金融科技公司达成合作协议外,不少金融机构开始向内部孵化转型,通过设立金融科技子公司培育自身的金融科技核心竞争力。201512月,兴业银行成立兴业数金,开创了商业银行成立金融科技子公司的先河;20184月,建设银行斥资16亿元组建建信金科,打响了国有大行成立金融科技公司的“第一枪”。截至2019年上半年,已有中国银行、中国工商银行、招商银行等超过10家大型银行先后成立了金融科技子公司,依托母公司的优势、特色建立各自的产品和服务体系,开展金融科技输出服务。

科技进入金融领域,在带来便捷的同时,也大大增加了监管难度,金融领域的屡屡暴雷促使监管层不得不加大监管力度。20188月,证监会正式印发《中国证监会监管科技总体建设方案》,明确指出要充分利用科技手段,提供全面、精准的数据和分析服务,由此完善监管设施、实时监测市场、优化监管工作模式;此次《规划》提出,完善金融业务风险防控体系,运用数据挖掘、机器学习等技术优化风险防控数据指标、分析模型,提高金融业务风险识别和处置的准确性。未来,金融科技的监管将趋于严格化与常态化,以大数据、人工智能、云计算等为重要工具的监管科技强势崛起。与发达国家相比,我国在监管科技领域基础薄弱,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

此外,随着新兴技术日益成熟以及国内金融行业监管趋严,不少金融科技企业开始将目光锁定海外,携带成熟的技术和商业模式开辟海外市场日益成为金融科技企业发展的新机遇。以蚂蚁金服、腾讯、京东金融、百度金融等为代表的金融科技巨头纷纷采取投资与技术双管齐下的策略布局海外,从最开始用移动支付打开国际市场,再到网络信贷、理财等紧随其后,为海外市场提供满足生活场景的综合金融服务。

与其他行业开拓海外市场相比,金融科技“技术出海”虽然面临着缺少征信、技术、甚至商业导流等第三方配套服务的一系列挑战,但技术壁垒相对较高,供给方议价能力更强,利润空间也相对较大。目前来看,人口基数大但金融体系不完备、覆盖率相对较低的东南亚市场是金融科技“技术出海”的主要目的地。金融科技在国内的成功能否复制到发达国家,还需要综合监管、市场以及配套设施等多方面因素。

 

投资回落调整趋于理性

2018年对于全球金融科技行业来说,无疑是空前高速发展的一年。CBInsights数据显示,2018年全球金融科技领域投融资数量达到1707笔,创历史新高;投融资总额达到390亿美元,创2014年以来的新高。

然而,在经历了2018年的历史投资高点后,2019年上半年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资交易数量和交易金额均呈下降趋势,尤其大型投资项目更是下滑明显。毕马威发布的“2019年上半年全球金融科技投资报告”显示,2019年上半年,全球金融科技共涉及962笔交易,投资总额为379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降幅均超过30%。但并购项目发展迅猛,投资金额相比于2018年的3650万美元翻了3倍。此外,私募股权投资公司仍然非常活跃,年中项目交易金额飙升至20亿美元,保险科技也持续吸引大规模资金投入。

从地域分布上看,2018年开始亚太地区已取代北美,成为金融科技领域新的投资热土。而2019年上半年,亚太地区的降幅也最为明显,投资总额从2018年上半年的183亿美元下滑至36亿美元,交易数量则由256笔减至102笔,为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资活动的最大变量,直接导致了全球金融科技整体交易规模的大幅萎缩。

与全球以及亚太地区同步,中国金融科技投融资继去年创下新高后,于2019年初表现放缓。毕马威认为,从根本上来讲,中国对金融科技日益严格的监管政策是导致投资下降的最重要因素。2019年上半年,中国金融科技行业的投资总额为25亿美元,较2018年上半年的163亿美元大跌,交易数量则由77笔骤减至32笔。目前国内金融科技的多个细分领域仍处于快速成长阶段,预计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区块链等新兴金融科技的持续加速发展,未来中国金融科技行业的投融资还有较大回升空间。

在单项交易规模方面,2019年上半年中国在亚太区十大金融科技交易排名中占据四个席位,继续保持领先优势。其中交易额居首的是综合金融科技服务集团网信控股与Hunter Maritime Acquisition Corp20亿美元合并交易,网信控股由此正式进入美国资本市场。与普通的IPO方式不同,网信控股此次采用的是一种自2017年以来重新兴起的赴美上市途径——SPAC(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上市。相比买壳、借壳上市,通过SPAC上市成本更低、效率更高,还具有融资功能,被视为是一种更高效的资本运作途径。

从投资阶段来看,全球金融科技领域早期投资案例已连续几年呈下滑趋势,资本市场持续青睐中期成长型创业公司,投资轮次明显向中后期推移。从细分领域来看,2016以来,区块链、网贷和支付一直都是全球金融科技投融资数量最多的3个领域。资本市场对区块链的关注在2018年呈现井喷,当年融资数量同比增长287%,随着监管整治的逐步到位,2019年开始趋于稳定。

今年以来,在贸易战持续不断以及各国监管趋严的大背景下,金融科技行业投融资开始进入一个回落调整的沉淀阶段,但整体而言,全球大部分地区的金融科技市场仍然相对强劲。未来,金融科技行业投融资势必将趋于理性,市场更加青睐垂直细分领域专业性强的金融科技公司,对关键技术和核心技术的创新是金融科技的长期发展趋势。

    (作者:李淼,来源:《中国资管评论》)


 
   雏菊团队  | 雏菊欣赏  | 工作机会  | 友情链接  | 风险提示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雏菊机构(2006-2020)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4675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1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