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关于我们高管及合伙人专家委员会交易对手与投资业绩战略合作伙伴资产管理投资基金投资银行资金投向产融结合中国资管评论公司治理雏菊资讯企业的社会责任投资者关系

政策持续加码 银行业对外开放再推进

(雏菊资讯  11月06日 )  

 



2019年1015日,国务院发布关于修改《中华人民共和国外资银行管理条例》(以下简称《管理条例》)的决定,进一步放宽了外资银行的准入门槛。作为金融业中竞争最充分、开放程度最高的行业,银行业的对外开放,是我国金融开放政策最重要的体现。修改后的《管理条例》,在业务准入方面基本实现了外资银行与中资银行的一致待遇,银行业对外开放的相关举措正在陆续落地。

2001年我国加入WTO后,银行业对外开放进入新阶段,外资银行开始大规模进入中国,机构数量与资产规模不断攀升,经营范围和业务种类逐步拓展。2018年以来银行业对外开放政策不断加码,对于外资银行进入以及扩大在华业务带来积极影响。

 

降低准入门槛 放宽业务限制

此次《管理条例》的修改内容主要针对外资银行在我国的市场准入、业务范围以及监管程序等方面,取消资产要求、股东类型、经营业务年限等条件限制,扩大业务范围,降低业务门槛。具体来说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放宽对拟设外资银行的股东以及拟设分行的外国银行的条件。此次修改在合作对象和资产规模上进一步放宽了外资银行准入门槛。取消拟设中外合资银行的中方唯一或者主要股东应当为金融机构的条件,意味着外资机构的中方合作对象得以扩展,很多非金融机构进入外资合作视野,进一步扩大了外资银行自主选择中方合作伙伴的范围,双方可以更好地发挥各自行业优势,激发外资对银行业的投资需求。

在总资产方面,取消外国金融机构来华设立法人银行的10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和外国银行来华设立分行的200亿美元总资产要求,这就为规模相对较小但在业务和服务上具有特色和专长的外国银行来华设立机构提供了更大空间。以往来华开设银行或分支机构的多为国际知名大型银行,取消资产规模限制后,预计未来将会有更多中小型银行来华布局。

其次,在充分借鉴国际上成熟监管经验的基础上,进一步放宽对外资银行业务的限制。扩大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增加代理发行、代理兑付、承销政府债券代理收付款项业务,进一步提升外资银行的服务能力,实现互利共赢。在存款业务上,降低了外国银行分行吸收人民币存款的业务门槛。外国银行分行此前可以吸收中国境内公民定期存款的数额下限为每笔不少于100万元,而修改后则为每笔不少于50万元。在业务范围和许可条件方面,外资银行已经和中资银行基本趋于一致。

外资银行开办人民币业务的审批也在此次修改后被取消,同时明确开办人民币业务应当符合国务院银行业监督管理机构规定的审慎性要求,而此前则规定申请人民币业务须在中国境内开业一年以上。目前我国金融环境已经发生了巨大变化,尤其是随着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的推进,一些外资银行在进入国内市场之前,已经可以在境外开展人民币业务。取消外资银行申请人民币业务年限要求后,条件成熟的外资银行一开业即可开办人民币业务,提供全面的本外币服务,符合当前外资银行经营发展的需要。

此外,为了更好地满足外国银行拓展在华业务的实际需要,放宽了对外国银行在中国境内同时设立法人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的限制。这就意味着,外国银行可以在中国境内同时设立外商独资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或者同时设立中外合资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

在监管方面,调整了对外囯银行分行营运资金的监管要求。放宽外国银行分行持有一定比例生息资产的要求,而此前要求营运资金的30%应当以生息资产形式存在。对资本充足率持续符合有关规定的外国银行在中国境内的分行,豁免其营运资金加准备金等项之和中的人民币份额与其人民币风险资产的比例不得低于8%的限制,这样就在保证安全的同时大大提高了外国银行分行资产运用的自主性和灵活性。

在加速扩大开放的同时,监管层也着力防范金融风险,确保开放程度与监管能力相匹配。银保监会首席律师刘福寿表示,银保监会注重加强风险管控措施,确保金融系统安全可控,比如在放宽对外国银行在中国境内同时设立法人银行和外国银行分行限制的同时,通过规范高管兼职、交易条件等方式,强化子行和分行经营的规范性和独立性。

 

对外开放信号强烈 机遇与挑战并存

随着我国金融业对外开放的不断加快以及市场准入的持续放宽,外资银行在我国的业务范围逐步扩大。尤其是2018年以来,为进一步扩大金融业对外开放,银保监会陆续发布了一系列金融改革措施,市场反响积极。20184月,中国人民银行宣布了金融业对外开放十二大举措,包括进一步大幅放宽外资银行设立和投资入股比例限制、扩大外资银行在华业务范围等;银保监会也发布了《加快落实银行业和保险业对外开放举措》,从推动外资投资便利化、放宽外资设立机构条件、扩大外资机构业务范围、优化外资机构监管规则等四方面促进金融市场开放。

同年6月,花旗银行获批期货保证金存管银行(FMDB)业务资格,成为首家获得FMDB业务资格的美资银行,可以为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QFII)和人民币合格境外机构投资者(RQFII)客户提供期货保证金存款账户服务,这也是花旗银行财资管理业务拓展到金融交易领域的里程碑事件。10月,渣打银行获得中国证券投资基金托管资格,成为首家被中国证监会授予该资格的外资银行,自此,渣打中国可以为本地设立的基金和证券期货经营机构的资管产品在境内外投资提供托管服务。

进入2019年,“对外开放”依然是银行业发展的关键词,涉及多个金融行业市场的开放新政渐次落地,释放出愈加强烈的对外开放信号。5月,银保监会推出12项对外开放新措施,包括取消外资银行对中资商业银行的持股比例上限,鼓励境外金融机构与民营资本控股的银行机构开展股权、业务和技术等各类合作等;7月,银保监会又研究发布了鼓励境外金融机构参与设立、投资入股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允许境外资产管理机构与中资银行或保险公司的子公司合资设立由外方控股的理财公司等7项对外开放新措施。

自加入WTO以来,我国银行业已经形成了国有、民营和外资等多元股权结构,在华外资银行的业务范围不断扩大,各类机构数量稳步增长,资产规模亦逐步上升。数据显示,截至20196月,外资银行在我国共设立了41家外资法人机构、116家外国银行分行和151家代表处,外资银行在华资产占比为1.64%,还有较大的增长空间。

在很多大型商业银行的股份制改造过程中,也出现了不少外资银行作为战略投资者的身影,例如苏格兰皇家银行、瑞银集团、亚洲开发银行入股中国银行,美国银行和亚洲金融控股私人有限公司入股中国建设银行等。此外,还有部分外资银行入股大型股份制银行和城市商业银行,例如法国巴黎银行入股南京银行、恒生银行入股兴业银行等。

随着银行业对外开放的不断深入,对于本土银行来说,机遇与挑战也随之而来。相比于本土银行,外资银行的经营理念更加成熟,利润率相对较低但经营更为稳健,更注重投资回报率和可持续发展。平安证券研报显示,2019年第一季度,外资银行资产利润率为0.64%,低于国内商业银行1.02%的资产利润率,资本充足率和拨备覆盖率都高于国内商业银行。外资银行的大举进入有助于本土银行改变长久以来的经营理念,引进现代管理经验和公司治理机制,提高运营效率。

在业务构成方面,外资银行对传统业务的依赖相对较低,在现金管理、交易银行、高端财富管理、投资银行等方面的竞争优势明显。近年来本土银行在金融衍生、投资银行等领域的盈利有所提升,但整体营业收入结构基本稳定,利息净收入仍然占绝对主导,业务模式相对单一的问题始终存在。外资银行多元化的经营模式会促使本土银行更加积极谋求转型,丰富金融产品种类,推动业务多元化,提升资金配置效率。此外,未来金融业跨国、跨市场的特点更加突出,交易结构也会更加复杂,对本土银行的风险控制能力以及与国际规则和标准的接轨是一大考验。

据悉,下一步,银保监会将尽快出台《外资银行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等相关配套制度,进一步优化金融投资和经营环境,丰富金融服务和产品体系,形成更加完善的金融对外开放体系,持续推进银行业对外开放。

(作者:李淼,来源:《中国资管评论》)



 
   雏菊团队  | 雏菊欣赏  | 工作机会  | 友情链接  | 风险提示  | 法律声明  | 联系我们 雏菊机构(2006-2020)版权所有 京ICP备13046757号 | 京公网安备11010102001113号